原创明广德州《申明民约》碑

正文:

原标题:明广德州《申明民约》碑

作者:陈骅

制作:童达清

第613期

在广德县老城中央的鼓角楼后墙东侧,镶嵌着一块明代的《申明乡约》碑,石碑断为两截,阴文镌刻,碑文仍依稀可辨读,缺字不多。广德现存的两部明志——嘉靖十五年(1536)、万历四十年(1612)《广德州志》,不是原存的志书,只是20世纪80年代省地方志办公室经历台湾从日本购来的,残缺片面较多,尤以《艺文志》片面缺文为最,也不知原志是否收录了这篇碑文。但乾隆五十七年(1792)、光绪七年(1881)《广德州志》均收录了《申明乡约》碑文,大片面与现存碑刻一致,仅起头与碑末落款略有迥异。

碑额大字为“广德州广德乡”,两部清《志》无这几个字。

碑文正文12走,第1走起头即书有“直隶广德州”①五个字,而两部清《志》改写为“明知州龙大有《碑记》”。

碑文正文中有少许残缺字,现按照乾隆五十七年(1792)《广德州志》和光绪七年(1881)《广德州志》对碑文缺字,作补充抄录:

“为申明乡约以敦风化事。

抄蒙钦差总理粮储兼巡抚答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都御史陈案验,备抬本州按照洪武礼制,每里竖立里社坛场一所,就查本处淫祠寺不悦目毁改为之,不消劳民伤财。仍走令各该以前里长,自嘉靖五年二月首,每遇春、秋二社,出办猪羊祭品,依式书写祭文,率领一里人户致祭五土、五谷之神,务在诚敬丰洁,用虔祈报。祭毕就走会饮,并读抑强扶弱之词,成礼而退。仍于本里内选举有齿德者一人造约正,有德走者二人副之。照依乡约事宜,置立簿籍二扇,或善或恶者各书一籍,每月朔一会,务在劝善惩恶,兴礼恤患,以厚习惯。

乡社既定,然后立社学,设教读以训童蒙;建社仓、积粟谷,以备恶荒。而前人之所谓良法盛情,率于此乎寓焉。果能走之,则雨旸时若,六畜旺盛,而赋税自充,虚心兴走,习惯淳美,而狱讼自简,何待于催科,何劳于听断,而水旱盗贼亦何足虑乎?此敦本尚实之政。良有司者自当加意举走,不劳催督。

打开全文

各将领过乡约本数,竖立过里社处,所选过约正、约副姓名备造文册,各另径自申报,以凭查考。其举之有迟速,走之有勤惰,而有司之贤否,于此见焉。定走别离劝惩,决不虚示。

等因奉此,除遵奉外,今将备蒙案验内事理,刻石立于本社,永为按照实走。”②

碑文浅易易懂,条现在清亮,其要点,略作归纳解说:

1. 有明一代,“按照洪武礼制,每里竖立里社坛场一所”。建里社坛场,可就“本处淫祠寺不悦目毁改为之”。淫祠,清淡指寺庙道不悦目之类。云云做则不消“劳民伤财。”

2. 每里选举年岁稍长有品德的一人造约正,另推有品德的二人造约副。其主要做事之一是按“乡约事宜,置立簿籍二扇,或善或恶者各书一籍。”并于“每月朔一会,务在劝善惩恶,兴礼恤患,以厚习惯。”

约正、约副均由选举而出,且要相符必定条件,有年齿、有品德的人。并竖立两栽簿籍,对为善者、或为恶者别离记载于分歧簿籍之中。约正、约副于每月初一召开一次会议,处理乡约事宜。会议宗旨在劝善惩恶,挑倡张扬礼仪、教化,抚恤拮据与有灾患之人,宣传与优遇益的社会习惯。对有善走的人记入善册中,这与现代外彰益人益事、竖立功劳簿的做法是一脉相承的。对作恶多端、危害社会的入另册。现代并未云云做,但在平民心中是有一杆秤的。一言以蔽之:扬善惩恶。

3. “自嘉靖五年二月首,每遇春、秋二社”,由约正、约副举走“致祭五土、五谷之神”仪式,仪式上除宣读规定的祭文外,常见问题“并读抑强扶弱之词”,挑倡“抑强扶弱”。

各朝各代,社会上民多有强弱之分,“抑强扶弱”的想法表现了社会大多请求平等,切不走恃强凌弱,对恃强者要按捺,对贫弱者要扶持。这栽思路与现在“扶贫脱困”思维有一致之处。

4. 乡社还要再做两件“敦本尚实”的大事:

其一,竖立社学,竖立教读之人,“以训童蒙”,挑高同乡、民多、乃至于民族的文化哺育水平,这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答是强国之道。在现代,遍及九年负担哺育,扶持、推走做事哺育,发展高等哺育,早已超过了“以训童蒙”的标准和请求。

其二,“建社仓、积粟谷,以备恶荒。”若各个乡社竖立首社仓,存储了粟谷,遇有讥馑之年,则可解决大题目,故《乡约》写上:“果能走之,则雨旸时若,六畜旺盛,而赋税自充,虚心兴走,习惯淳美,而狱讼自简,何待於催科,何劳于听断”,连水旱灾难、盗贼蜂首亦不能虑。现代,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当局在储粮入库、备荒为民方面,早已超过明代“建社仓、积粟谷,以备恶荒”的标准。

碑文还指出,对此两条,“良有司者,自当加意举走,不劳催督。”益的执政者,答当自走“加意举走”,不消要烦劳他人催促督办。

5. 竖立了乡社的约正、约副,要领回《乡约》文书,回到本乡社,对本乡社的社民“姓名备造文册”,并经历必定途径自走“申报,以凭查考”。

该碑一路头,即外明是向钦差总理粮储兼巡抚答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都陈御史申报情况的词语。末了处则向州内警示:“举之有迟速,走之有勤惰,而有司之贤否”,“定走别离劝惩,决不虚示”。并立石于广德州广德乡州社,请求行家“永为按照实走”。立碑方针述说得一目了然,立碑的价值与作用全在于请求行家“永为按照实走”。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挑出要“践走社会主义中央价值不悦目,讲修养、讲道德、讲真挚、讲廉耻。”要“偏重家庭、家教、家风,哺育管理益支属和身边做事人员”。以该碑的总体请求,与现代社会主义中央价值不悦目相对照,其大致精神是相一致的。

碑文最末一走落款:“大明嘉靖六年正月吉日广德州知州龙大有立石。”① 这一落款包含两重概念:

一、该碑落款系由明代知州龙大有所立。据嘉靖十五年《广德州志》载:“龙大有,字道亨,湖广茶陵人,由进士嘉靖五年任,才敏而过厉,升刑部员外。”③万历四十年(1612)《广德州志》所载,文字大体一致,增:“嘉靖五年由进士任州事。赋才甚敏而莅政过厉,人不敢犯。后升刑部侍郎。”④龙大有任广德州知州的次年正月,申明《乡约》,勒碑立石,可见龙大有治理广德之道以及对《乡约》的偏重与对乡民的憧憬。《万历志》称其“莅政过厉,人不敢犯”,无非是挑倡“抑强扶弱”,行为一州主政州官,能如此做,如真能云云实做,当为平民喜欢戴的益官。龙大有在广德州详细从政情况,惜无更多文字记载。仅从碑文一切内容望,似无“过厉”之处。

二、立碑时间是明代嘉靖六年,即公元1527年,距今年(2017)已490年。其碑尚存,碑文虽稍有缺损,但绝大片面碑面仍可识读,且碑的内容与当今社会仍有参考价值。故笔者认为,这当是一方答予以重点珍惜的文物,置于与鼓角楼北墻面邻的一褊狭的幼巷道墙面上,任随风雨浸蚀,实在有点怅然。

注:

①[明] 嘉靖六年《申明乡约》碑,镶嵌在广德县城鼓角楼后侧外墙上

②[清]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广德州志》卷二十二《讲约》第六至七页

[清] 光绪七年(1881)《广德州志》卷二十四《讲约》第7—8页

③[明] 嘉靖十五年(1536)《广德州志•知州》,第180页

④[明] 万历四十年(1612)《广德州志•宦籍》,第207页

(作者系广德中学退息干部、宣城市历史文化钻研会理事、宣城市党史钻研室特约钻研员)

posted @ 20-07-05 10:4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澹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4

Powered by 澹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