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辈子做制服派的侯好

正文:

原标题:一辈子做制服派的侯好

侯好是唐末五代到北宋时期的将领,勇武有力,能带兵打仗,只是生逢乱世,一辈子做制服派,真实验证了“识时务者为英雄”的意义。

侯好不是将门之后,而是农民的后人,由于异国祖上的袒护,作战英勇,一再得到挑升。他的第一个主子是后唐庄宗,在后唐就有一次制服。大将李克用占有太原的时候,侯好倚赖拳术、勇力在他的麾下任职。后唐庄宗攻打大名,侯好最先登城,捉住军校,被挑升为马前直副兵马使。挞伐刘守光的时候,侯好又是第一个登城,被升为军使,占有洺州的时候,他被机石打伤脚,庄宗亲自为他上药,以示鼓励。等他伤愈之后,成为护卫指挥使。后梁的幼将李立、李建以骁勇善战著名,后唐军队的士兵都专门无畏他们。赶上庄宗带兵和后梁军队在黄河岸边作战,侯好挺身而出,和李立、李建作战,大胜后梁军队,俘获李立、李建,被升为马前直指挥使。他忠于庄宗,相通痴心不改。可是等到明宗登上皇位之后,他立刻转向,负荆请罪。庄宗进入汴之后,让侯好升为本直副都校。同光四年,侯好随明宗李嗣源挞伐赵在礼时,多将拥戴李嗣源为君,侯好不肯作乱庄宗李存勖,脱身回归洛阳。庄宗李厚勖见了他,爱抚着他的脊背流下眼泪。明宗李嗣源登上皇位之后,侯好反绑着双手入朝请罪。明宗说:“你竭尽忠实,守住节操,有什么罪行呢?”任命他为本直左厢都校。跟定明宗李嗣源的侯好连连打仗,平息占有夷门叛乱的朱守殷;平息占有定州叛乱的王都,还击败了前来拯救的契丹兵。西夏元帅李仁福物化,他的儿子李彝超擅自主本身为帅,请求取得符节和斧钺,后唐明宗李嗣源要侯好带兵挞伐他。走到半路,明宗生病,急忙召回侯好。

政治现象急转直下,后唐闵帝李从厚听信大臣的提出,调动各个主要的节度使职位,准备减弱藩镇的实力,潞王李从珂从凤翔首兵起义。朝廷授侯好为西面走营都虞侯,率军挞伐李从珂。侯好清新军心不稳,必有巨变,就声称有病不批准诏书,被贬商州刺史。他不出战,其实已经望清了样式。朝廷的命令是舛讹的,而能起义的就能够成立新的朝廷。自然,李从珂取胜之后,入京师洛阳,即帝位,改元清泰,让侯好官复原职。侯好又一次做了降将,也成了叛徒。但是,他的名声异国受到什么影响。后来,侯好带兵打败了前来犯境的蜀兵。

展开全文

石敬瑭首兵灭了后唐之后,竖立后晋。侯好赶快制服,被封为奉国都指挥使、光州退守使。制服之后,就要为新朝廷建功立业,然后获得挑升。那时范延光在大名叛乱,张从宾据守河阳行为添援。石敬瑭召见侯好对他说:“宗庙社稷危险得就像帽子上悬垂的玉佩,你能为吾往物化吗?”侯好说:“期待一时给吾五千精锐士兵,必定打败敌人!”石敬瑭命令侯好为西面走营副都安放,率领禁军数千人驻守虎牢关。张从宾的军队一万多人沿着汜水两岸摆开阵势,侯好亲自击鼓,鼓舞士气,士兵在他的鼓励下,一气呵成,打败张从宾,几乎一切杀物化他的人马。尸体阻滞汜水,汜水所以而不流。张从宾骑马入河,被淹物化。侯好筑首高坟,掩埋尸体,勒石记功。石敬瑭让他连连升官,不息做到宁武军节度使、同平章事。

这个制服派做得好,能打仗的将领哪个皇帝都爱。徐州发生大火的时候,他还拿出钱财和粮食施舍灾民,没人说他是制服派。

他在秦州做西面都安放的时候,黑通后蜀,又做了制服派。天福九年,阶州义师指挥使王君怀由于刺史暴虐,率领所部千余人叛后晋降后蜀,乞求眼前卫往攻取秦、成诸州。侯好大为震恐,急忙发书向朝廷求救,又黑中向后蜀将领发出书信,外达本身投诚的真心。晋出帝石重贵听说这件事,疑心侯好将成为边患,商议将他移到腹地任职,恰逢安审琦移镇许下,就移侯好为河中尹、护国军节度使。

辽灭后晋之后,侯好再次制服,工程案例率领属下将官到京师拜见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迎面陈说本身异国参添后晋策划的北伐契丹的谋略,以此外明心属契丹。耶律德光听了他的话,授侯好为凤翔军节度使。

刘知远称帝后,竖立后汉。侯好再次制服,而且成了政治上的骑墙派,担惊受怕,惶惶不走镇日。固然后汉高祖刘知远封他为侍中,但他由于曾经批准契丹任命,就很不安,怕后汉政权找他算账。他听说后汉军队进入洛阳,不禁日夜忧郁闷,疏导护城河,提防后汉军队的进攻。后蜀的皇帝孟昶役使和侯好很亲炎的官员王处回送书信给他,又役使他在秦州时的旧部、绵州刺史吴崇恽带着厚礼和金银赠送他。所以,侯好决定和他的儿子一首率多归附后蜀,孟昶命令大将军何重修率领川兵数万出大散关款待他。后汉高祖刘知远清新了这件事,就要把他争夺过来,役使客省使王景崇率领数千禁军,日夜兼程赶到岐下,召侯好进京朝见。那时高祖刘知远病重,并不信任侯好,认为他不是真的制服归顺,就隐秘召见王景崇,对他说:“侯好外观归顺朝廷,其实心怀叛反,你到他那里往,倘若侯好来了,就放过他,不要追究;倘若他犹疑未定,就可先斩后奏!”王景崇到到京兆,说相符歧、雍、邠、泾的军队打败蜀军。侯好见到时势变了,就专门无畏,赶忙谋划着进京朝见后汉高祖。

后汉高祖物化后,王景崇还想杀物化制服派侯好,又不安继位的隐帝不清新先朝的密旨,迟迟不敢着手。侯好早就清新王景崇想杀物化本身的事,就派了王景崇的乡里担任从事的程渥从中说和。程渥对王景崇说:“你地位权贵,能够稍知止步,何必怀有危害别人的的心,做太甚的事呢?况且侯君亲戚和亲兵都专门多,倘若你容易脱手,不幸就跟着来了。”王景崇不满地说:“你走吧,不要为他游说,吾要灭他全族。”侯好这个骑墙派,望到王景崇不肯罢息,就带着十万人马逃到京城,朝见隐帝。隐帝派使臣问他勾结后蜀的事,他说:“臣想要诱惑他们出关,乘机进攻并息灭他们。”隐帝乐乐,异国说什么。其实隐帝也不信,清新他在说谎话。可是侯好不光是个骑墙派,也是个善于搞政治投机的人。他用重金行贿当朝大臣史弘肇等人,这些人上奏朝廷,言说王景崇强横强横的事,而且往往袒护侯好。隐帝听信了大臣们的话,封侯好为开封尹兼中书令,很快又封他为鲁国公。朝廷信任侯好,直接导致了王景崇的叛乱。王景崇听到侯好封官的新闻,立刻据城起义,杀了侯好在城里的支属七十人。

到了后周高祖郭威首兵时,侯好又做了骑墙派,最后照样制服了。隐帝要谋杀郭威,郭威才起义朝廷。隐帝商议派出军队招架郭威,侯好献计说:“王者天下无敌,军队不宜容易出动,何况大名守军的家属都在京城,不如闭关自守,来挫伤他们的锐气,再役使他们的母亲妻子写书信来招降他们,能够不须作战就能平息叛乱。”慕容燕超认为侯好老迈体衰,脑子不足用,只为了顾全本身性命,才做出了怯弱式的闭关策略,就不准他,要兴师招架。隐帝所以役使侯好和慕容彦超还有张彦超、阎晋卿、吴虔裕守卫澶州。侯好等人率军到赤冈时,郭威大兵已席卷而来,两边在留子陂交战,后汉军大败。侯好见后汉军士皆无斗志,又占卜,望到不祥之兆,清新不及取胜,就与焦继勋等人夜里归降郭威。郭威将他们安慰一番,然后让他们各回军中。

在大现象眼前,侯好又一次做了制服派。他在后周不息做到齐国公,告老还乡之后,朝廷方面役使使臣犒赏茶叶、药品、钱财、布帛,慰问他。

到了大宋,侯好被行为耆旧老臣优遇,每年仅上朝一次。赵匡胤派人犒赏他器物和钱财。侯好入京参添郊祀,受到赵匡胤接见,被犒赏中书门下礼节,和宰相一个待遇。侯好物化的时候,朝廷追赠他为中书令。

侯好在政治上是骑墙派,频繁变节制服只是迫于现象。他清新在乱世只有实力最强者说了算,也只有倚赖于实力最强者才能站稳脚跟,并且步步高升。至于制服不制服就没人追究了,也没人说本身谣言了。一句话,都是时势使然。

posted @ 20-07-05 09:4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澹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4

Powered by 澹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